分类存档: 每日一站

互联网产品如何从无到有聚集用户?

最近遇到考题:一个互联网产品如何从无到有聚集用户?对此,我分了3个阶段来进行论述。(中间加了一些孙子兵法的观点,学习孙子兵法,对做产品也有一定的指导思想。希望更多的人能学习国学,爱国学。多学国学,就能透过现象看本质,这也是哲学的本意。)

一:思考用户为什么用你的产品?

产品产生前,也就是IEDA诞生那一刻起,你必须为用户回答一个问题:我为什么要使用你的产品,你的产品跟别人的产品相比,我能得到什么其他产品上不能获得的价值。其实这个也就是我们常说的核心价值或产品定位。那么这个问题怎么回答呢?

在你决定做哪个方面的产品开始,你就必须做一个很重要的工作,那就是竞争对手分析和自我分析。这就是《孙子兵法》谋攻篇提到的:”知彼知己者,百战不殆;不知彼知己,一胜一负;不知彼不知己,每战必殆“。现在做产品,大部分的方向应该都已经存在竞争对手了,所以竞争对手分析和自我分析是很有必要的。竞争对手分析主要是分析对手的优点和缺点,自我分析是分析我方的优点和缺点,只有用我方的优点去攻击敌方的缺点,才有可能制胜。这就是《孙子兵法》虚实篇提到的“避实就虚”原则。 继续阅读 »

以内容优先的理念设计移动产品

知名Web设计师Andy Clarke最近发布了320 and up,开源快速开发模板Mobile Boilerplate的分支。这恰好和他之前媒体查询的样板(media queries)相反,新的样板从较大宽度样式下的小屏幕样式和图层集合开始开发,而不是开始于为小屏幕裁剪大宽度的样式。

这绝对是利用特定宽度样式的最好方法,在结合媒体查询或者JavaScript 之后。但当我看到对应特定设备宽度的像素值时,我有些紧张:320*480,等等。相比之依靠一个假想的宽度,比如960个像素,这当然是一个进步。但我担心的是,这依然只是为了匹配现在流行的显示窗口,而简单地堆砌显示内容。这也是Mark所说的,“被版面局限”了的设计方法( the “canvas in” approach ):

“我相信,为了迎合网页本地布局设计的需要(不考虑设备),我们不得不从版面布局出发,再考虑我们的内容创意。而我们需要的其实是反过来,内容优先来设计布局。”

如今,可能的情况是你的内容就是基于像素的(图像或者视频),而且它们的尺寸恰好适合特定设备显示窗口的大小。但根据我的经验,待处理的大多数内容仍然属于文字类。但像素却不是处理文字的最好单元。这也是我倾向采用基于字体大小(em-based)的媒体查询的原因之一。

我的基本观点是,媒体查询应该服务于内容。某些站点可能适合把直线型布局应用于小屏幕,而柱状布局应用于更大设备(比如平板电脑)的屏幕。对其他站点,即使平板电脑尺寸的屏幕,直线型布局却更适合。这都取决于内容。

我最喜欢的关于内容优先的一个例子,是Dan 的文章type-inspired interfaces。我认为网页设计者的一个共识是,设计都应该内容优先,但我们现在却过于依赖类似画布的工具,比如某些预先确定的网格类工具(predefined grids)。类似地,在框架和信息构架领域,当我们需要专注于内容时,我们经常不自觉地去首先设计菜单和导航界面。

这是最近《移动优先》作者Luke对Jared说的一段话,其中提到了他的设计原则“内容优先,之后才是导航”(“content first, navigation second”)。

Luke曾经广为人知地对互联网开发者宣传移动为先( mobile first )的方法。这种方法用于发现推送给用户的重要内容,的确非常适用。但不要太绝对,有时候这种方法也等同于“打印样式表优先”(print-stylesheet first),或者某种“非桌面环境优先”(non-desktop environment first)策略。正确应用的关键,还是在于你是否把内容优先放在第一位(you’re thinking about the content first and foremost):

“屏幕空间被无端占用80%时,你才被迫注意到留在屏幕上的,应该是对于你的用户或者业务最重要的特点集合。而不是一堆界面的碎片,或者可要可不要的内容。你应该明确什么是最重要的。”

但这不是说你不能把某些不太相关却很不错的内容放到屏幕上。但这应该添加到可能需要某种条件来延缓加载的部分,而不是一股脑地把厨房水池一类的信息放到开始界面上。

移动页面设计上,已经出现了一系列非常不错的典范设计。然而,传统桌面网页设计却成为了死气沉沉和自鸣得意的代名词。这导致的是一堆充斥着陈旧无聊内容的网站,就像 Merlin 的Flickr相册Noise to Noise Ratio 列举的:
“当然,这之中还是有一些非常不错的原创性内容,虽然隐藏在一堆广告、自助链接和附加新闻中。”

对,在图中接着找。负责地说,里面“的确”存在有用的内容,不是吗?

还有一点共识,就是移动用户是不能糊弄的。应该尽快给这些总是匆匆忙忙的用户所需要的内容。但它的推论不一定成立。为什么我们认为桌面用户就更能够忍受如此多不需要的内容呢?

不需要的页面冗余一般看做对页面的破坏,用户可以利用Readability,Safari’s Reader和Instapaper等工具绕开它们。这些工具的存在,一方面是为了从多个内容来源为读者聚合信息(free up content from having a single endpoint),另一方面也将有用内容从被滥用得令人窒息的页面容器中解放出来。这不是新的现象,当然,在RSS出现之前我们就在浏览信息。但这些阅读辅助工具也应该当做对我们的警告,或者挑战。我们怎么能用这样一个用户讨厌的方式来承载内容,以致于用户不得不求助Readability或者Instapaper。

一些臃肿页面(常常是支离破碎的设计)的设计者,在设计站点时(通常是新的站点),都有一个另外的移动版本,通常是“m.子域名”的命名方式。这个版本中,内容并不是用桌面版本中呆板、冗余、分页的方式被呈现。我注意到用户在用Twitter或者email等工具分享链接时,分享的通常是这个简洁的m.版本。这些站点影响的广泛扩大,简单地说就是因为它们更加易读,在任何平台都是如此。

我们以前读到过,就像我在点评(the comment)Paul对移动开发者的误导(Paul’s misguided post on mobile design)时说的:

“在过去的坏日子里,为习惯屏幕阅读的用户设计独立而平等的只提供文本阅读的站点的确是常事。这样的确细分了用户,但显然,这只是取巧的方法。现在,我们知道习惯屏幕阅读的用户也应该享受和其他一样的内容服务,前提是站点应该用正确的方式构建(有趣的是,一些站点注意到“传统的”非屏幕阅读用户也倾向于更快更简洁的站点版本,这应该能给那些仍然认为桌面和移动站点完全不同的设计者好好上一课)。”

毫无疑问,我完全不同意Jakob Nielsen的说法(the proclamation from Jakob Nielsen):

“桌面的电脑和移动设备是完全不同的。唯一能带给用户良好体验的,就是为一个产品设计两个独立的版本,当然,一般来说移动版本会少一些功能。”

我很困惑,不知道为什么网站既然饱受简洁可用性方面的质疑,设计者还要另外设计一个版本,而让不用这个版本的每个人几乎无法忍受另一版本的臃肿混乱。要注意,我不是暗示每个用户都得到一样的体验,事实上远非如此。不过多亏渐进式增强设计(按照正确方法的响应式设计正是渐进式增强的一个完美应用),我们能提供用户需要的内容,并在任何设备上用最好的效果显示。
所以,这才是显出不同的关键:内容优先,而不是设备。

这是一个对网页设计来说激动人心的年代。种类不断增长的设备,直接揭示了我们以前传统、固定大小、内容臃肿的桌面中心设计方案有多么自以为是和南辕北辙。就像面对任何变动一样,总会有些紧张和神经质。开发者正慌不择路地发掘移动设备带给我们的变革和好处:

“我应该学习Objective-C吗?”

“我应该掌握HTML5吗?”

“我应该学习移动App构架吗?”

你也许正做着这样的事。不过,千万要记住内容策略(content strategy)的应用。

原作者: Jeremy Keith 。作者是知名web开发者,作者,工作生活于英国布莱顿。 文章写于2011年4月27日。

来源:Web App Trend

Ledface:运用集体智慧解决日常问题

是否想过让所有人来回答你的问题?巴西的初创公司Ledface想要大胆一试,他们希望利用“集体智慧”来解决用户的日常问题。昨天这家公司发布了内测版本。

Ledface的概念
Ledface是一个分众外包的平台,利用集体智慧来解决问题,即一群选定的用户在平台上进行合作来寻找问题的最佳答案。针对每个问题,Ledface会利用自身算法,基于用户档案选择最合适的一组用户来解答问题。

也许有人会好奇,这与其他问答网站有什么区别呢?Ledface的创办人坚持他们与其他问答网站不同:“Ledface并非问答网站,可以将其看作一种社交网站,人们通过界面间接进行交流。用户可以随意提问,最终将在Ledface上获得集体智慧给出的答案。这个答案不是张三或李四一个人的答案,而是一群与这个问题相关的或内行的人士集体互动给出的。

可见,Ledface与其他问答网站的最大区别在于,答案不归功于某一个用户,这里“不留名、不留姓、只留下知识”。这是一场赌博,人们会相信匿名的答案吗?如果没有名声积累,人们会愿意去答题吗?有的人就认为,依靠答题积分升级的模式,是用户在其他网站上乐于回答问题的主要动力。

但这家初创公司相信,这种模式也会妨碍一部分潜在用户参与进来,比如女性用户。公司在其博客上就指出,Wikipedia的声望驱动模式导致他们的贡献者大多为男性。相比之下,Ledface坚决采用合作回答的模式,当然单个用户也会得到积分奖励。

Ledface的设计
Ledface的用户交流和平台内容都采用英文,看来公司是希望网站能够在全球推广。当前,所有的答案都必须使用英文,这又是一个挑战,因为Ledface总部设在巴西。

几小时前,有些用户已经成功进行了注册,可以参与平台的内测了。注册过程非常有趣,也有几分复杂,在用户选择自己感兴趣的领域时,还要事先选择颜色。这不仅仅是为了好玩,其实这属于一项心理学测试,可以帮助Ledface更好地了解用户。注册成功之后,用户就可以访问到Ledface的主页了。

初始测试提问已经很快被其他内测用户的问题淹没了。这些问题非常多样化,有人问如何摆好地摊,也有人问物种进化。网站对问题并没有预审预控,这样做是有一定风险的,还好他们设置了举报功能。

用户会收到提示来合作回答问题,针对问题给出自己的简单回答。有些失望的是,实时合作互动元素现在还不明显,可能是Ledface用户数量还不够的原因。

用户还可以添加自己的提问,当问题被回答之后(需要大约24小时),就会被添加到用户的知识库中。Ledface称这个过程为“入炉烘烤”。这个用词着实可爱,Ledface在这方面做得很好,抛开概念不说,他们的界面就很漂亮。不仅如此,他们的品牌辨识度也很高,Logo小人形影不离,就像是小伴侣一样。当然我必须承认,我也很喜欢微软Office里面的曲别针助手,虽然有人觉得那个挺烦人的。

然而,Ledface依旧面临很大的挑战,其中最大的挑战就是要吸引足够多的用户来充分发挥自己的算法,用户越多,Ledface的算法效果就越好。这可能会陷入一种恶性循环,他们能维持住内测阶段的用户吗?Ledface还需要改一下自己的宣传口号,“集体智慧”、“蜂群效应”太过书卷气,不够吸引人。

Ledface的开发团队
Ledface自己也知道吸引用户参与是多么重要。他们的CEO Horacio Poblete算是有前车之鉴的人,他曾经创建过其他初创公司,但因为过于注重产品、忽略了用户而导致创业失败。因此,Ledface的九人团队中除了有开发者和程序员之外,还安排了社会媒体经理(吸引用户)和社群经历(维持用户)。

Ledface目前属于自我投资,前期由团队成员及其亲朋好友投资了3万美元。他们几周前还登陆了大众募款平台IndieGoGo,目前只募集到了2千美元,他们的目标是2.7万美元,但截止日期还剩11天。这次内测也许会帮助他们吸引更多支持者。

Ledface属于精益初创公司,这种Eric Ries提出的模式已经被越来越多的初创公司采用,包括巴西的公司。这种精益模式的关键要素就是要听取用户意见,这对于这种合作服务模式的初创公司更为重要,Ledface也关注了建立用户群体来验证自己的概念。目前通过良好设计的游戏机制,他们已经在Twitter上吸引了15000个粉丝,并成功获得了一些早期用户。

Ledface要将坎皮纳斯市推向全球
由于Ledface希望推广到全球,因此表面上看不出它是一家巴西的初创公司。但是,Horacio非常热爱巴西的坎皮纳斯市,也就是Ledface的总部所在地。坎皮纳斯市距离圣保罗有90公里远,距离海滩很近,虽然目前还不算是巴西最有名的城市,但却是巴西的科技中心。这个城市除了有著名大学以外,还有数家研究中心和企业孵化器。由于环境良好,近年来初创公司在这里大有作为,Ledface也是其中的一个。目前,Horacio心无旁骛地想把Ledface建成全球知名的网站。

本文由雷锋网编译自thenextweb网

ifttt: 让整个互联网成为每个人的自动服务机器

if … then … else 是基本上所有编程语言的最基本语句,当(if)参数满足规定条件时(then)触发特定函数(else)触发另一函数,通俗理解这一语句就是程序里的道道关卡,这些关卡将一个个小的代码片段衔接成运行有序的庞大程序,从而完成复杂的计算。所有的软件、网站、移动应用的背后都是如此。而今天要介绍的这个真正“神奇的网站”ifttt.com,则将 if … then … else 机制扩展到了整个互联网。

ifttt的本意是 if this then that,它将Facebook、Twitter等各个网站或应用通过API衔接成一个跨互联网的自动机器,像多米诺骨牌一样完成种种不可思议的任务。但 与if … then …语句不同的是,ifttt.com呈现给用户的不再是代码,而是现成的服务,从而让编程变得不再重要,每个人都可以成为整个互联网的不用编程的“程序 员”。

ifttt结构拆解 ifttt是一个神奇的服务,但却非常简单,主要由任务、触发器、反应器三部分构成。 继续阅读 »

Honestly Now:匿名的实名问答


网站名称:Honestly Now

所在地点:美国纽约

上线时间:2011年

问答网站希望利用网络发挥每个人的作用,提出问题,提交答案,并不断修改完善。目前也已出现了多种形式。Google的AardVark主要是借助邮件提问与回答,Quora、StackOverflow和刚被Twitter收购的Fluther是通过显性的问与答构建不同于Facebook类SNS的新型社区,formspring在已有的社交网络基础上问答,inboxQ完全依托于Twitter,Hunch则是让用户回答问题以此了解他的特征,从而优化生涯规划建议答案。还有比较传统的匿名问答服务,比如美国的ChaCha和中国的百度知道。

在网页技术、用户关系网络建设和推荐算法之外,问答网站还有个问题:匿名用户可能会胡乱回答一通,实名用户则在一些敏感问题上会选择善意的谎言,比如某位女性朋友的体重、是否看好朋友与另一人的恋情等等。

上线不久的Honestly Now希望在这一角度有所突破。它有认证的“专家”级别用户,普通还可以邀请朋友回答问题,这样对于他来说,回答都是由实名用户做出,但不记名的方式又让回答者感到可以轻松地吐露真言。 继续阅读 »

问答类网站的新尝试与创新

Quora 的成功引发了问答网站相关的热烈讨论。和传统问答网站如雅虎知识问答之类的最大的区别,除了互动形式上的变化外,最重要的应该是回答的人和答案的质量。拥有专业背景的人越多、参与度越高,对问答网站来说就越有价值。这类网站最困难的地方在于如何从零开始吸引专业人士。因此这样的形式其实更适合原本就拥有特定用户群的组织,比如 TED。

TED Conversations

继续阅读 »

和果壳问答一样靠谱的国外问答网站

10. Yahoo! Answers —— 人流量太大所以答案多而杂

/gkimage/z7/z6/z4/z7z6z4.png

雅虎问答在国外非常流行,所以你提出的问题肯定会有丰富的答案资源,即使像“小孩是如何形成的”这样的问题,也有人回答。虽然大多数不怎么靠谱,但少数还是答到了点子上。

9. Ask Reddit —— 热爱休闲娱乐的阳光乐观小站

/gkimage/4d/vu/wu/4dvuwu.png

更多有趣和休闲的话题,就要问Reddit网站了,它是一个拥有众多忠实粉丝的社会新闻网站,这群用户把Reddit变成了一个找答案的好工具。这些答案的特点就是,多从事物的光明面出发,它们兴许能帮助打击你的那些偏执极端和沮丧的想法。当google都不能满足你的时候,小众一把,上Reddit可能是不错的选择。

8. Duck Duck Go —— 大智若愚的快捷键组合

/gkimage/ab/nz/ry/abnzry.png

别看这只小鸭傻傻愣愣,它的高智商是不用质疑的,这款聪明的搜索引擎能迅速提供给你大量的快捷键,不用点太多次鼠标,你就能很快找到答案。它甚至能帮你快速生成一个强大的 随机密码

7. Wolfram Alpha —— 另类搜索,能他人所不能

/gkimage/h1/ja/mq/h1jamq.png

也许你不能问Alpha所有的事情,但是在别的搜索引擎找不到答案的时候,Alpha值得一试。比如:计算特定活动的具体燃烧热量,分析疾病的症状和一般药物的选择,或者分析你混乱的家庭关系。( 计算卡路里点击这里

6. Wikipedia —— 地球人都知道

/gkimage/ge/em/k2/geemk2.png

这个就不用多说了,虽然不是对于所有的事情,维基百科都有一篇文章来解释,但大多数时候,多搜索几次,你就能自己组织知识,为具体问题给出答案。

5. Blekko —— 使用斜线标签搜索的独特引擎

/gkimage/wa/rn/2v/warn2v.png

虽然名字不太吸引人,但Blekko是一个正在不断壮大的、简洁的搜索引擎。Blekko有趣的地方在于,它提倡斜线标签搜索。比如,你有点头疼想上网找点缓解的办法,你当然可以上google找到一个令人满意的答案,但如果你就是想找头疼的顺势疗法,那么在Blekko键入”cure for headaches /homeopathy”,这样能保证你搜索的答案在你定制的范畴里面。斜线标签搜索,简洁却有效。

4. Quora —— 思想者的聚集地

/gkimage/3j/dh/k6/3jdhk6.png

Quora的目标是,利用互联网社区来建立一个伟大的涵盖所有主题的答案书,它希望成为提问者的首选网站。从Quora给出的答案看来,它的常客貌似是一些非常聪明、并且很有思想的人群。

3. Ask Metafilter —— 言之有物,内容才是王道

/gkimage/ov/zv/2f/ovzv2f.png

怎么看这个网站也没有特别的地方,但是细看它对问题给出的答案,你会发现,内容是那么有用。就算你不是为了某个特定的问题上Metafilter,你也会不自觉地被网站里其他问题的答案所吸引,然后看了一个小时……

2. Twitter —— 有靠谱的朋友才有靠谱的答案

/gkimage/r7/k0/92/r7k092.png

Twitter之所以会有很有效的答案,是因为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回答你的问题,如果你有一个靠谱的社交圈,那你问题的答案也就八九不离十了。可是不靠谱的就是,对咱国内多数人来说,这个网站是不存在的。

1. Aardvark —— 任何问题在一分钟之内免费得到答案

/gkimage/wr/3v/6j/wr3v6j.png

Aardvark允许你问任何问题,并且在1分钟内就能免费得到答案。它力求把整个问答过程变得简单,让答案简明扼要。比如,你问鸟鸣的长度,就会得到有相关兴趣的帮助者给出的简洁答案。同样,Aardvark也鼓励你去回答和自己专业领域有关的问题。这种信息交换机制在Aardvark运作得十分有效,Aardvark让你的答案和能帮上忙的人相关联起来,就像Twitter一样,这帮靠谱的人能给出靠谱的答案,但却不需要成为你社交圈里的好友。

无觅网络:精选的小互联网(1)

知错。
以前,越欣赏的软件,介绍得反而越慢、越晚、甚至没有介绍。原因是一心求完美,认为只有高质量的文章,才能配得上如此高质量的软件。结果呢,best is the enemy of good, 反而没能推动那些最优秀的软件。

改错。
对2011年的一项重点关注——无觅网络——我会用更随意的心态,系列文章来分享心得。这其中的内容,当然远远超越无觅网络的应用(这是极简单的),更涉及到思想和理想——既有无觅创始人的思想、理想,也有我的思想、理想,既有无觅直接相关的,也有超越而谈的。自然,也会涉及到所谓的 PKM 。

改变。
我曾经追求“无我”的技术文章:条理、逻辑、无任何感情、说明而不议论。但现在看来,行动并不成功,我也不再想让理性违背兴趣而坚持下去。因此,未来的文章,会放弃“直接的客观”,改为“主观中的客观”,即不再推测和表述大多数人的看法,而淋漓尽致的表达我的看法,甚至片面、偏激,但只要坦然示人,不冒充客观,相信读者自有能力去纠正,并且,更容易在偏激中发现深刻。“宁可错得深刻,不要对得浅薄”,在很大程度上是可取的。

感谢。
这种付诸行动的变化,除了内心的思考与改进,还要特别感谢朱健强兄的留言朱健强的博客不是那类写给大众看的名博,但相当多的思考,都看到了真正重要的东西。

以下进入正文。

无觅网络:精选的小互联网

无觅网奇怪的现象
很多爱学习、爱知识、爱PKM的人,孜孜不倦地在做一件事:把互联网的资料下载到本地硬盘(怕丢失,还要再备份)。我很不理解。我的看法,信息或知识,存储在大脑内与大脑外有本质区别;至于保存在互联网还是硬盘,倒没太大区别。

现象之后的需求
但人们仍然乐下载而不疲,说明区别还是有一点的,即:互联网太大。这是互联网的优点,但同时也是缺点——很多事物的优点与缺点都是一件事。互联网有一切,有正确,也有错误,有好,有差。而任何某时刻想要的信息,相对于近乎无穷的全体,都是微不足道的一点,因而难于定位。也就是说,人们在追寻一个“精选”的网络。

有人在尝试,但还不够
某些博客在做这样的事。以软件应用为例,当互联网信息泛滥时,出现了下载站的分类评价。当下载站不分好坏,又在追求多多益善(长尾效应:流量→广告收益)时,又出现了个人博客再做精选,比如小众软件异次元软件世界。当然,我的博客也算一个。多数情况下,对读者的影响力可以看作博客成功度的指标。但有时,我也会对少数读者的过度信赖和依赖感到不安。阅读不是恋爱,不需要专一。准确讲,专一于内容,而不要专一于来源。本站从来不想成为读者的“软件一站式解决方案”,相反,我更推崇Google的理念,看完了想要的内容,马上离开(再到其他站点,或去实践)。快速收回到论点,就是,某些个人博客或小站点,质量较有保证,但内容又偏少。

无觅是新答案吗?

互联网太大,个人博客太小——怎么办?要找一个答案,目前我看到了“无觅网络”。

无觅网络的本质,就是多个站点加入无觅网络,形成一个精选的小互联网。然后,在展示内容时,通过无觅网络的技术,自动推荐这个精选互联网内的相关内容。——这是我抽象化的表述,更直观的理解请大家看官方介绍;更更直观的理解,请大家看本文下面的“您可能也喜欢”的推荐文章——包括了善用佳软之外的站点内容,来自无觅插件的自动推荐。

这是一种理想主义的做法,并且,其中也暗含着背叛初衷的风险。后文待续。

第 1 页,共 5 页12345